Heading of Steering Home Page Index of Steering Monthly Index of July 2001 Issue Contact Us Publisher Feedback
頭頁 閱讀《導向》月刊:目錄 第191期目錄 聯絡 出版社 迴響
Steering is published monthly by Overseas Evangelical Mission, Copyright 2001
導向月刊 第191期(7/2001) 第08頁

耶和華境界和佛境界

/孟雅力

  常聽人說,與朋友歡聚最好不談政治和宗教,因為這兩個題目最容易引
起爭辯,而且永遠無法取得一致,雙方認真起來,大有可能反目成仇,連朋
友也做不成了。這取情是真的,因為這些例子實在多不勝數。所以基督徒如
果要向至愛親朋傳福音,千萬不要起個爭辯的頭,而且必須保持心平氣和,
人一面紅耳熱起來,氣憤憤的就不能憑愛心行事。你本想推廣救恩,到頭來
變成推廣仇恨,這是何苦來哉!何況,「真理越辯越明」這句話,總是有點
似是而非。所謂辯,無非言語文字上的競技,那些辯才無礙的人,黑可以說
成白。就如中國古代著名的雄辯家公孫龍,溜溜一輪之後,結論可以是白馬
非馬,要反駁他還真不容易呢!但真理之所以真,已非言語文字所能到,此
所以佛教禪宗有所謂「佛祖拈花,迦葉微笑」,講求以心印心不立文字,那
才是百分之一百傳真。此亦所以主耶穌基督離世後,要賜下的是住在信徒心
中的保惠師,而不是甚麼祕笈語錄。聖經雖然是神的默示,如果沒有聖靈幫
助我們去解經,仍然得不著神的旨意。世上有那麼多異端邪說,他們根據的
還不是聖經?而他們卻是按自己的意思,甚至是魔鬼的意思去解讀,以至不
但生出淫亂,而且產生悲劇!真理在這些人口中又怎會越辯越明?簡直越描
越黑!故此向異教徒傳福音特別佛教徒,更加不可以單逞口舌之能。因為印
度人出了名能言善辯,佛陀與六師外道的辯論便令人嘆為觀止,真正的佛教
徒自然對佛經有所研究有所吸收,於是,向他們傳福音很容易演變成為辯論
而辯論。而事實上,佛法中的理論很多和聖經相似甚或相同,故此我認為在
義理上起爭辯絕無意思,卻應該如老子所說的「大辯若訥」的做法,宜以不
辯之辯取勝,即以好品行體現基督精神來榮耀神,使人悅服。當然,於必要
時也不能緘口不言,這時候便最好先掌握住聖經的話語,其次便應該對佛法
有點認識,再以和靄的態度去據理力辯,那樣才不至說出些無益又令別人反
感,甚是蹟近人身攻擊的話語。若對傳福有誠意,是應該做準備功夫,否則,
到頭來只會讓「神的名在外邦人中,因你們受到褻瀆。」(羅二24)

  有位朋友這樣說:「所有宗教之中,佛教有更高境界。既想修為便應取
法手上,選擇最高級的去學去信」。老實說,這曾經是我的想法,也是很多
佛教徒的想法,因為修行佛法的人,如果真能夠達至極果,進入佛法所描寫
的無餘涅槃,那種常樂我淨的大自在境界,有神無神於他都似無分別,的確
至高無上。只可惜,如果你一旦有「境界更高」這種想法,便永遠入不得無
餘涅槃!因為一有比較,便有人相我相,分別一起,即是有餘,這種有餘境
界已落下乘,絕非大乘境界又如何入得無餘涅槃?說了這一堆,未研究過佛
法的大概不懂,但說得出「佛教境界更高」的朋友,是應該對佛法有認識而
非盲從附和之流吧!而且,所謂境界高,是因為沒有更高更大的意思吧!但
無論怎樣高法,佛並不自稱為神,只自稱為覺者。佛認為人如開了智慧得到
覺悟,便可得名為佛-覺者;就如水結成冰,便不再叫做水而名為冰的道理
一樣,所以佛說:「眾生即佛」!佛好比一位智人,進入宇宙這個迷宮,憑
他智慧把迷宮的障礙一一破解,迷既不成迷,他便出入如意全無掛礙,儼然
迷宮的各人一樣了。佛陀是一位了不起的覺者,佛法也是了不起的法,的確
解答了很多宇宙人生的奧秘,人若依法而行,就好比按著佛陀製訂的迷宮詳
圖,是否可以出入迷宮,儼然主人一樣暢通無阻。問題卻是,雖則掌握了迷
宮秘要,始終不是迷宮的主人,只有主人才有興廢的權柄,更改的權柄及讓
人去留的權柄。那正如聖經上說:「你雖居心自比神,也不過是人,並不是
神。」(結廿八2)

  佛不認識神,所以佛法也不知有神。佛陀認為人的真性有如明鏡,宇宙
萬物都不過唯心所現,一切都只如鏡裡空花,人如果一念不覺執虛為實,從
此昧去妙明真性認妄為真,便顛倒成為迷悶眾生。失不論宇宙萬物的成因是
否如此,但誰令那清淨的明的真心忽然一念不覺呢?那忽然一念不覺的原因
何在,又始於何時呢?這些疑問,佛陀有一個奇怪的答案:「本無有始」。佛
認為凡事都因果相續,有因才有果,現在這個果是未來那果的因。根據這個
邏輯反推上去,那最初發生的事豈非是無因的果?所以佛說無始,因為只有
無始才顯出有因,如果有始,那麼這最始的因是甚麼呀?這第一因的問題,
在佛法中永無答案。

  佛既不知有神,便不知道神就是始。但佛是大智慧者,那些如恆河沙數
的印度諸神,在他心中不能信服,才自行苦修比較各種教派條說,不斷的默
想思維。他在雪山苦行六年,證實苦行並非尋求永恆解說自在的良方,於是
在菩提樹下靜坐默想四十九日,才得到他滿意的答案。事實上,佛陀的所得
偉大無倫,就只差那一點點-不知有神!印度諸神那種混亂荒謬法,實在使
他有點看不起,所以在佛法中,所謂神的層次極低。但這又豈是佛陀的錯?
他生於主前五百多年,未有福音,根本未聞耶和華的名,印度諸神既得不著
他的尊敬,而他又自知不是神也不想扮神,於是宇宙人生的一切,「本無有
始」應是最佳答案!

  或者,有人會問,佛法沒有第一因,基督教也沒有呀!如果人是神做的,
那麼神又是誰做的呀?為甚麼忽然會有神呀...... 諸如此類。那是用人性
代入了神性。神是創造者不是被造者。「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
(約一1)。神不單是創造者,祂就是「創造」本身!那麼除了神之外,還
有甚麼第一因?神就是第一因!神是真神,獨一無二,祂創造一切,祂就是
始!所以,我們的神耶和華能說其他教主所不敢說的話:「我是阿拉法,我
是俄梅戛,是昔在今在永在的全能者」!(啟一8)

  高山峻嶺的創造者,和攀登的旅人,即使能至頂峰,又誰的境界更高呢?

 

小提醒

文章中有些字在某些中文閱讀軟體系統中無法顯示出來,原版文章已用 PDF 檔案發表在本網站中,請點選「原版文章」,即可找到。


ADVERTISEMENT 廣告


《導向》月刊    Web Site: www.steering.org    Web Master: George Chu, Ph.D., D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