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ing of Steering Home Page Index of Steering Monthly Index of May 1999 Issue Contact Us Publisher Feedback
頭頁 閱讀《導向》月刊:目錄 第165期目錄 聯絡 出版社 迴響
Steering is published monthly by Overseas Evangelical Mission, Copyright 1999
導向月刊 第165期(5/1999) 第36頁

雲 的 孩 子 ( 下)

/黃友玲

  俊豪的爸媽回美國去了,俊豪好不容易安撫彤雲住下來。彤雲心裡受了
很大的傷害,那正是她婚前所擔心的事,真的發生了,而且發生得那麼快。

  俊豪要帶她出國度蜜月,她不肯,要帶她到附近走走,她也不要,她變
了一個人似的,整天悶悶不樂,話也講不上幾句。俊豪努力討她歡喜,她卻
還是憂憂鬱鬱的。

  每天,俊豪開車帶她去上班,一進醫院,人都稱呼劉院長好,對旁邊的
她,有人會稱上一句「院長夫人好」,也有人只是摀著嘴笑。彤雲部門的人
也不知道該如何與她相處。按她原來的職位,她只是個供人使喚的小護士,
現在,身分不同了,她是院長夫人,人總畏她三分,而且彤雲可以清楚感覺
到,在那樣的距離裡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輕蔑。

  彤雲和俊豪說過幾次這種感覺,俊豪覺得她太敏感,院長夫人就是院長
夫人,哪那麼複雜?但是,彤雲仍然十分在意。過了幾個月,彤雲懷孕了,
她乾脆跟俊豪說,她在家養身子好了,她不想上班了。

  俊豪依她,當然,彤雲有了他的骨肉,他又興奮又戰兢,深恐孩子有三
長兩短。
* * *

  俊豪父母那邊不時有信來,勸俊豪有機會到美國走動走動。對於彤雲,
則是隻字未提。

  俊豪也不把這些事放在心上,他專心期待他的孩子出世。那年冬天,彤
雲生了一個兒子,胖小子足足有三千八百多公克。俊豪高興得簡直要飛上天,
是自己的兒子,是自己的骨肉,這種感覺好棒!

  俊豪抱著彤雲,他的心裡充滿了感激與歉疚,他知道她為了他受了許多
苦,他願意更多地愛她、補償她。

  請滿月酒那天,俊豪高高把兒子捧起來,向全院的人宣佈:「這是我的
兒子,他叫王士傑,我要盡我一生的力量栽培他,使他做個有用的人。我也
要感謝我的妻子彤雲,是她給了我這一切,我願意盡我一生的力量來愛她。」

  下面歡聲雷動,大家無不為院長感恩。
* * *

  一年以後,由於醫院的需求,也因為幾年沒有探望父母,俊豪必須到美
國一趟。臨行前,還特別叮嚀彤雲要保重身子,也要家裡的用人好好幫忙照
顧小傑。

  彤雲知道俊豪此行要去看他的父母,心裡難免擔憂,不知道他的母親會
不會耍花招破壞他們的婚姻,不過俊豪勢在必行,她也不便講甚麼了。她只
是告訴俊豪要好好照顧自己,她會找玲玲來與她同住,要他放心。
* * *

  過了一個月以後,俊豪仍然沒有消息。連電話也沒有,彤雲想他忙著公
事,也不去在意。但是,又過了一個禮拜還是沒有消息。她開始懷疑了,他
是不是出事了?

  她拿起電話筒,又放下,起碼有三次,她想問他的行蹤,但是,她不願
意這樣做。她不願意打電話給俊豪父母,她知道他們看不起她,她不願意自
找難堪?

  大約又過了十天,下午,俊豪打電話來了,他對彤雲說,他要辦的事情
有些變化,所以他必須待在那邊處理,還不能把握甚麼時候回來。要彤雲和
兒子自己保重。

  就在俊豪離家一年後,他回來了,行李比去的時候還多,而且後面還跟
著一個腹大便便的女人。彤雲坐在沙發上,小傑在旁邊,她倏地不知道如何
面對。

  「彤雲,我回來了,這是斯蘭。喔,我忘了你們彼此還不認識。斯蘭,
這是我太太彤雲,我的兒子小傑。彤雲,這是斯蘭,是我在美國認識的,我
們很談得來,所以......我想,妳不會介意吧?」

  「你好。」那個婦人伸出手來要和彤雲握手。

  彤雲沒理她,她沒趣地收回,轉而撥弄她的頭髮,那是泛金的髮色,帶
著細卷的新穎髮型。

  她也沒等人開口,就在沙發上坐下來,雖然是大著肚子,可是穿著時髦,
打扮十分講究。

  「啊,坐啊坐。」俊豪腦筋這才轉過來,他站在兩個女人中間,一時手
足無措。

  彤雲一句話也不說,拉著兒子就往房間裡跑,一陣翻箱倒櫃,她帶著皮
箱準備要走。

  「耶,妳這是甚麼意思?」俊豪問。

  「我才要問你是甚麼意思呢?」彤雲反問他。

  「這年頭,哪個男人不是三妻四妾的?我從國外帶個女人回來,妳也要
吃醋,這未免太......。」俊豪理直氣壯似的。

  「未免太怎麼樣?你當初是怎麼跟我說的?你這輩子只愛我一個人,你
要盡全心愛我,要和我白頭偕老,......是不是你說的?是不是?都是謊言,
你是騙子,騙子!」彤雲衝出去,手裡還拉u小傑。

  「好,妳要走,妳走,兒子留下,他是我的骨肉,他留下,妳走!」俊
豪拉住小傑另一隻手,兩個人在拔河。

  彤雲萬萬沒想到他會這樣做。她也知道自己搶不過他,她回過身來,對
俊豪說:「好,你要兒子,我也要兒子,我跟你抗爭到底!」

  說完,蹲下來,對小傑說:「小傑乖,媽媽去找房子,等找到了,帶你
一起去,好不好?小傑要跟媽媽一起睡,對不對?」

  俊豪心一橫,把小傑抱進去,把大門一關,把彤雲拋在外面。
* * *

  彤雲搬家的事情,她爸媽並不知道,還常常打電話到俊豪那裡去找。俊
豪沒好氣地回答過幾次,老人家愛面子,就不再打了,他只是疑惑,為甚麼
每次打,彤雲都不在?

  兩個月後,經過一連串疲勞轟炸,彤雲決定宣佈投降,她那時只有一個
想法,就是離開劉家,永遠地離開,永遠與他們劃清界線。

  俊豪拿著協議書要她簽字,她簽了。在兒子的監護權那欄,她也簽了,
她已淚眼婆娑,她想,只要以後可以隨時看孩子,她就心滿意足了。

  誰曉得法院宣佈兩人正式離婚以後,她才發現她並不能如想像地隨時可
以看兒子,協議書上清楚規定,兒子的監護權是父親的,而且若非父親允准,
母親是不可以看兒子的。

  彤雲當場就昏倒了,還好玲玲陪著她,馬上扶她在椅子上坐下。

  「天啊,我沒有看見那個條文啊!」彤雲努力回憶道。

  「你簽了字,你看,在這裡。」俊豪不屑地遞過協議書,嘴裡還叨著煙。

  彤雲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的確是她的簽名,那意味著她要永遠失
去兒子。

  「彤雲,妳真的沒看清楚嗎?」玲玲回來途中問。

  「真的沒有,我那時候哭得幾乎要控制不住自己,哪裡會看那麼仔細?」
彤雲懊惱極了。

  「彤雲,怕妳以後看不到小傑了。」玲玲小聲地講,怕被彤雲聽見。
* * *

  四年過去了,彤雲到處詢問幼稚園,在街上偶見六歲的小男孩,她也會
奔過去看個仔細。  她好想念她的小傑。

  就在一個寒冷的冬天早晨,她在一家幼稚園前面,看見一個男孩,模樣
正像小傑,彤雲快步跑過去,一看,果然是他,她永不會忘記的,那個曾經
在她懷裡躺臥吃奶的小寶貝,現在竟然長得這麼高了。

  一個女人的手伸過來把小傑帶走,頭也不回地往幼稚園裡走。

  彤雲還記得那個身影,是斯蘭,那個奪去她丈夫的女人。
* * *

  以後的每一天,彤雲都忍不住要到幼稚園門口看看小傑,她央求玲玲陪
她,玲玲答應了。風雨無阻,她們兩人一定到幼稚園門口報到。

  有一天,小傑揮別送他來的黑色大轎車,獨自走進幼稚園,彤雲想機會
來了。
她偷偷摸摸地跟進去,在小傑的背後小步追著,直到追上了,她伸出顫抖的
手,輕拍小傑的背。小傑轉過來,一雙大眼睛望著她。

  「孩子,你認得我嗎?」

  「......妳是......媽媽。」

  彤雲整個人都崩潰了,小傑竟然還記得。他搖搖擺擺地走進教室,那個
模樣正是他小時候的模樣。

  彤雲靠在玲玲身上,喘息著,淚水盈眶,直念著:「他還記得我,他還
記得我,他竟然還記得我是他媽媽......!」

  還有一次,彤雲見到小傑,把早預備好的小禮物拿出來送給他,小傑還
沒接過去,中間就被一隻女人的手攔截了。

  「孩子還小,不要教壞他。而且,請妳以後不要再來打擾他。」那女人
冷冷地說。一身的香水味撲鼻。

  「來,我們走,不要理這個賤女人。」說罷,把禮物還給彤雲,就牽著
小男孩的手走遠了。

  那天彤雲回去大哭了一場,她一直搥著床,喊叫:「那是我的兒子,是
我的兒子,別人為甚麼要奪去?為甚麼?」

  彤雲日日神魂顛倒,為了兒子,茶不思飯不想吃,工作的地方同事也開
始講話了,說她有精神病;玲玲天天去看她,安慰她鼓勵她,但是,她的一
顆心就是想著兒子。

  每一個早晨,她忍不住就想到幼稚園去看兒子,而每一次看兒子回來,
她整個人就像虛脫一般,完全垮了下來。她告訴玲玲說,那是一種撕裂的痛,
像一把銳利的刀,戳入你的胸膛,將你整個人活活撕裂。

  彤雲常常失眠,安眠藥在她也不是問題,她隨時可以拿得到。她吃的劑
量也越來越多。玲玲怎麼勸她,都沒有用。

  一天早晨,按著平常約定的時間地點,玲玲去等彤雲。等了許久,卻等
不著。玲玲腦筋一動,糟了。彤雲會不會......。

  她火速到彤雲的住處,奔上樓,猛拍門,無人答應。她踹門踢門,還是
毫無作用,於是,她去找來附近一家鎖店的老闆來開鎖。

  門打開了,果然,彤雲已氣息奄奄地躺在地上,玲玲和鎖店老闆立即將
她送醫急救。
吃的是安眠藥,醫生說,再晚一點就沒命了。

  彤雲面色蒼白,躺在病床上,玲玲看著心疼,一個好端端的人被婚姻折
磨成這樣。

  第二天,彤雲漸漸醒過來,看見玲玲,抱著她痛哭起來。玲玲也哭,在
這樣的絕境裡,誰也不能做甚麼。

  玲玲最後只能握著彤雲的手,向上帝禱告,求求上帝憐憫她吧,憐憫她
吧。
* * *

  那年開春,玲玲和彤雲一起辭去醫院的工作,搬到南部去了。

  在那裡,她們找到一所小學醫務室服務的工作。小學裡有一百多個學生,
她們每天忙u為他們檢查身體、注射疫苗、處理意外傷害,有時候還開課教
導他們基本的健康常識,整天忙得不亦樂乎。

  每一次彤雲看見面貌相似的孩子,還是會悲從中來。她忘不了她的孩子。
玲玲知道她的痛苦,不時安慰她、陪伴她,再不,就兩個人騎部摩托車奔到
海邊去逛一逛。

  彤雲漸漸從過去的陰影裡走出來,因著對上帝的信心,還有玲玲的鼓勵
──把對自己孩子的愛分給周圍的孩子。彤雲開始了全新的生活,當她把對
小傑的愛分給她周圍的孩子們的時候,她感受到無比的快樂。她陪他們玩耍,
陪他們做功課,不時摸摸他們的頭,看看他們可愛的模樣,他們跌跤了,她
為他們上藥,他們成績進步了,她就給他們獎品,她在他們的身上,重新找
回做母親的喜樂。

  她常常對那群孩子們說:「孩子們,我也有一個孩子,他就像你們這麼
可愛、這麼聰明,雖然我現在不能在他身邊,但是,上帝把你們賜給了我,
我愛你們就像我愛我的小孩一樣,你們就是我的小孩。」

 

小提醒

文章中有些字在某些中文閱讀軟體系統中無法顯示出來,原版文章已用 PDF 檔案發表在本網站中,請點選「原版文章」,即可找到。


ADVERTISEMENT 廣告


《導向》月刊    Web Site: www.steering.org    Web Master: George Chu, Ph.D., D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