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ing of Steering Home Page Issue 183
Table of Contents
Contact Us Publisher Feedback Subscription
头页 本期目彔 联絡 出版社 迴响 订阅
Steering is published monthly by Overseas Evangelical Mission, Copyright 2000
導向月刊 第183期(11/2000) 第23页

神搅动鹰窝

/范仁和

  「在我们的生活中,神有时候会搅动我们的鹰窝。」蔡耀明弟兄,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一日讲道的这句话,对我有特别的提醒。

  两天后,突然接到妹妹从台湾来电话:「爸爸在杨梅医院的加护病房,你要回来看爸爸吗?」我马上感觉到,神开始搅动我的鹰窝了。

  回想一年来,过惯平淡安适的生活,同年二月在加州作了植牙(Implant)手术,到完成需要八至十个月的时间,这期间还要常去加州检查,不方便出远门、或到国外旅行,可是心里仍牵挂着在台湾年老(八十六岁)的爸爸,已经四年没回去看他。我就祷告,求神保守在台湾的爸爸与亲人,在这一年内平安无事。没想到神的意念非同我的意念,神藉这件事搅动我那安适的鹰窝。

  我马上决定要回去看爸爸,接下来的三、四天,忙于订机票、准备、办手续,也发生不少事:

  一、「我被蝎子咬到了!」刚开始准备,就发生这事,心里非常着急担心,经过毒物中心一位护士,在电话中给我一些指导,把脚泡在冷水中,同时注意身体其它部分,有没有发麻,或喉咙紧缩等现象?还好麻痛只停留在脚前面的局部,两天就好了。感谢神医治。感谢教会几位弟兄姊妹来看我、为我祷告。

  二、订机票碰到旅行旺季,折腾一天半才订到机票,打电话回台湾,通知妹妹抵达日期,妹妹说:「爸爸转到台北马偕医院去了。」

  三、要出门前两天,突然泻肚子,没力气准备行李,只好休息,实在很担心身体这么软弱,经得起长途旅行的劳累吗?只有祷告倚靠神,求神医治及加添我力量。还好女儿陪我回台湾。第二天傍晚觉得好些,明天就要搭飞机了。

  七月十八日主日,去教会作礼拜,傍晚外子送我们去机场,搭飞机从凤凰城到旧金山,然后坐了十二个半小时飞机到台北(七月二十日晨)。感谢慈爱、怜悯的神,在漫长的旅途中,使我有力气,能走、能吃、能睡,保守我们平安到达。

  当天晚上,妹妹,我与女儿,从杨梅搭一小时汽车到台北,到马偕医院急诊室,看到爸爸全身插着管子,嘴巴插管靠机器呼吸,不能讲话,心里非常难过,强忍住眼泪,在爸爸耳边说:「爸爸,我与女儿从美国回来看你,教会很多人为你祷告,希望你赶快好起来。」四、五年前回台湾时,爸爸身体还不错,跟着我们去逛夜巿、照相、吃活鱼、吃大餐,庆祝他生日,他走路爬楼梯比我们快,如今却病成这样!

  我们三人天天搭车去台北看爸爸。每次看爸爸,我站在他的床边,握着他的手,在他耳边讲话,为他祷告,我们的心情跟着爸爸的病况起起伏伏。开头爸爸精神比较好,会对我们笑,眼睛及手会响应我们,我们就很高兴。渐渐的,爸爸越来越衰弱。看到爸爸因肺积水,被抽出一大罐的水带着血,好可怜,我们真是心痛不忍。

  弟弟妹妹都很尽力安排医院、医师,希望爸爸能好起来。医师、护士也很尽力看顾医治爸爸。看爸爸遭遇那么多痛苦,倒希望他能解脱这些痛苦,可是难以割舍的亲情,又希望他留下来,我们真是矛盾啊!

  时间过得很快,一个月在台湾签证到期了,要回美国。我提醒爸爸:「爸爸,几年前你已经相信主耶稣。」离开前两天,看着爸爸流泪,心里好难过。到最后一天,我依依不舍的离开爸爸,这是最后一面,真是百般不舍。

  八月十七日,妹妹送我到台北机场。这几天爬楼梯多,左脚胯扭伤,走路很痛。一个月来,与妹妹朝夕相处,姊妹情深,依依不舍的向妹妹说再见,我们都哭了。当我想到这次回来,是见爸爸最后一面,我边哭边走去搭飞机。

  在回美国路途中,扭伤的脚,走过三个飞机场漫长的走道,加上十几小时的飞行,回到凤凰城的家,就走不动了。左脚胯筋肉扭伤发炎,稍微一动就非常痛,睡觉上下床及翻身都很痛,要用拐杖才能走路。看了医师,吃消炎药,两礼拜后,渐渐好起来。感谢神,祂怜悯医治。

  在这段时间,经历了一波又一波的苦难,神以祂慈爱大能的手,掌着我一步一步平安走过,使我真正体会到:坚心倚靠神的,神必保守他十分平安。

  在人生旅途中,我们常常不知不觉陷入舒适的「窝」中,越来越懒散,神就在此时搅动我们的鹰窝。被搅动时,真是痛苦难当。神藉这些苦难搅醒我们,使我们专心倚靠祂,定睛在祂,看重永恒的事,祂必引领我们走前面人生的道路。


導向月刊    Web Site: www.steering.org